fdggg sdfsdf fggg sddsf dfg 

入伍生
陸官入伍生不是人 挨罵是福氣 被打是運氣
想進軍校,首先就要接受入伍訓練。凡是志願役軍官,在進入軍校就讀之前,都先要經過高雄鳳山陸軍官校的入伍訓練。  在當時,打罵教育是相當普遍的,所謂「好話說盡不如三拳二腿」,因此,班長們(由陸官四年級學生擔任)對於所謂的「外校生」十分感冒,因為當入伍結訓後我們這一群不是陸官的外校生,大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此時不整何時整」。  再加上我的班長是一個一心響往飛行但卻因眼睛不合格被刷下來的,所以嘛..... 只要是空官的,大家都沒什麼好日子。班長對我說:「Fly boy is bad boy.」  開訓的前一天,班長突然在半夜把我叫起來「吃宵夜」,班長第一句話就問我既然是建中畢業,還考上大學,為何要念軍校? 不知道是沒睡好,還是腦袋打鐵,成了RC(混凝土)結構,反正白癡的我竟然回了一句:「投筆從戎」。  此話一說,幾乎在場的所有班長全都氣得跳了起來,原來陸官的學生最討厭人家說他們是不念書的武夫,所以既然我影射了「投筆」才能「從戎」,難怪一堆陸官人要找我出氣。當然,那一晚我是不能好好睡上一覺的。 
當時有一句很要命的話:「休假是革命的障礙」。這不知是那個天才長官想出來的整人花招,只知道我在13週的入伍訓中,只休了一次省親假,若非這個假是上級規定一定要實施的,否則班長、排長或連長是根本就不會輕易讓我們這群他們眼中的「入伍爺」走出校門的。說起「入伍生」,這是一個專有名詞,一般服義務役的,都不能說自己是「入伍生」,因為「入伍生」是狹義的指前往陸軍官校接受基本軍事訓練的軍事院校新生。  「入伍生」三個字的定義,根據陸軍官校學長們的解釋是;「入字很像人但不是人」、「伍字只有半個人」、「生字就是將一頭笨牛釘在地上」。  也就是說,入伍生不是人,而是半人半牛的怪物。  光聽這一番整人的話就可知道,為何早年出身陸官的軍官都會讓阿兵哥覺得這些人有些變態。 
值得欣慰的是,我剛好趕上了這個打罵教育的末期,讓我深深體會到做一個軍人,實在是需要十分強壯的身體隨時耐操,以及一顆萬事麻木的鋼鐵般腦袋。近年來,隨著傳播媒體的深入探討與資訊的普及,過去軍中一些不合理事務遂逐漸浮現,除了軍購弊案這種浪費民脂民膏的現象外,軍中人權的問題也是社會大眾所關切的焦點,部份有辦法的人更是用盡各種管道,只求自己的兒子不用去當兵。 
其實,軍方早就應該要先講清楚,不要因為怕招不到學生就編一大套什麼軍隊追求民主與人權的謊話,軍方應該要清清楚楚的告訴所有有志服務軍旅的青年,幹軍人是很苦的,是要準備犧牲自己的福利,甚至是生命的。
所以,只要是曾經過軍官入伍訓,或是曾當過兵的,對於軍中幹部體罰部屬的方式,至今仍是終生難忘的經驗,有得是老兵欺負新兵,也有特權小兵吃定幹部,但是,絕大多數曾在軍隊生活過的,都不否認自己也曾受過不當的處罰,這種恐怖的記憶,到底包括了那些處罰或整人方式?
一向被軍中幹部視為體罰準則的「黃埔十道菜」,正是不少不肖軍中幹部亂整屬下的遊戲方式。而所謂黃埔一詞,當然指的就是陸軍軍官學校,因為目前軍事院校大學部的新生,均必須要到陸軍官校接受基礎的「入伍訓」。
在這段期間,這些未來的準軍官,除了要接受一般的基本軍事課程之外,負責訓練這些入伍生的陸官學長,更必須要在一次次的體罰訓練中,要求這些準軍官必須學會如何修理部下。其中,就包括了所謂「黃埔十道菜」的體罰手段。嘗盡黃埔十道菜 入伍生活真夠味
雖然「黃埔十道菜」並不是每一期受訓學生都有機會親自品嚐,但卻是所有黃埔健兒各個都耳熟能詳的「基本教練」。這十道菜長久以來經過不段改良、精進,花樣及細節都有許多的變化,但就我記憶所及,十道菜基本上包括了:
一、黃埔大地震/全連隊士官兵將各人所有內務及私人物品集中在集合場,堆成「內務山」,然後在幹部的一聲令下,3分鐘之內一切歸定位,否則在來一次。
二、灌唱片/右手捏鼻,左手穿過右手成大象狀,以左手食指按在地上為圓心,人繞著自己旋轉並大聲唱完「九條好漢在一班」這首軍歌。但唱軍歌的方式卻必需是由一條好漢開始唱,唱完再接著唱兩條好漢,繼續唱,直到唱完九條好漢為止。
三、田邊俱樂部/罰站在廁所旁,只著內褲餵蚊子。
四、巴西咖啡/這是專門對付那些愛偷抽煙的入伍生所發明的花招,也就是將所有的煙絲,全部用水泡開,然後倒入鋼盔中來喝。
五、人造衛星/全連隊的人在跑步時,被罰的人再繞著部隊跑。這種體罰多半是針對部隊行進間「答數放砲」的人而來。
六、跨海大橋/身體橫跨在兩張床舖之間撐著。
七、遊龍地虎/由通舖床底的這一端爬到另一端,然後再爬回來。這是入伍生「用內衣拖地」的一種打掃方式。
八、棉被操/將棉被蓋在身上,頭戴鋼盔在被內邊唱軍歌邊做伏地挺身。
九、大風吹/以最快的動作換床位,上下左右對調。有時甚至會玩到全連都動了起來,第一排換第三排,第二排再換第一排。
十、大發慈悲/看到長官沒敬禮,罰站樹下或電線桿下,並對著大喊一百遍「長官好」。
近年來,這些體罰方式雖然已經在國軍政戰部門一再三令五申之下消聲匿跡,但是少數不肖的國軍幹部仍然堅持「好話說盡不如三拳兩腿」,但幹部卻又怕動手打人會吃上官司,因此就以這種「動口不動手」的處罰,將塵封多年的「黃埔十道菜」給搬了回來,整得全連隊雞飛狗跳,相對也使的國軍在基層管教上一直無法落實。
就以我當年入伍生團第3營第15連來說,幹部間整人的方式是以「每天一道菜」做為操課基本。幹部們最主要的動機,說好聽一點是要學弟們「謹記黃埔傳統」,說難聽一點就是「自己沒受過處罰以後下部隊怎麼練兵?」
讀者千萬別懷疑,更別驚訝。其實世界各國的軍事教育,尤其是最基礎的養成教育,強調的都是嚴格與殘酷,如果以台灣的「練兵」標準來比較,那實在太小兒科了。好話說盡不如三拳兩腿
幹部時常掛在嘴邊的話也十分有趣,勉勵的話例如:「緊張而不慌張、輕鬆而不放鬆」、「合理的要求是訓練、無理的要求是磨練」、「在陸官入伍是不會死人的,只會殘廢」。
至於罵人的話,那可就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講得完的,例如「對你客氣你當福氣」、「人大呆、狗大笨、人長神經長(反應慢)」、「你跟明朝皇帝一樣,姓朱(豬)啊!」、「你們嘻嘻笑笑打成一片,我就讓你們痛痛苦苦的打成一團」、「青年手則第13條:好奇為倒霉之本」。
陸官學長也很喜歡整空官與海官的入伍生,時常對空官的學生說:「你笑得真呆,頭大無腦,眼大無神,好像在演筧橋英烈傳!」。另外還有一些問答也十分好笑,
例如:問題一:飛官為什麼一定要戴墨鏡?
答案是:飛行員沒有一個地方好,只有眼睛好,所以一定要好好保護眼睛,不可見光死。問題二:筧橋名菜是什麼?
答案是:醉雞(墜機)。
過去,軍校入伍生打野外時,外界常用「身插幾根草、滿山遍野跑、回家洗個澡、今天又過了。」的打油詩來形容。但其實這根本就不足以形容入伍生的慘狀。基本上出操打野外才是幹部整人的大好時機,因為校部的督察軍官根本就懶得跑到野外頂著大太陽督導是否正常操課。而且入伍生永遠都是要蹲著上課,腿酸了是你訓練不夠。
但話又說回來,每一次有校部督察軍官或更高階層的長官前來視導,入伍生連反而必需要配套演戲,幹部不但強制要求每一位入伍生要「嘴角帶著對生活管理滿足的微笑,眼神充滿對三民主義的樂觀前景,以及對反共復國必勝必成的積極學習態度。」偶爾還要安排幾個乖乖牌學生充當樣板,問一些連幹部聽了都會笑的反共愛國問題。
所以,在陸官入伍的日子,只有天曉得我們學的全都是那一套如何整人的「黃埔傳統」。
13週的入伍訓練,就是在每天求生存的日子下渡過,對一位一心想成為天之驕子的人來說,只要身體撐得住,別人可以,我當然也沒問題。
當時,單純的我認為,反正只要熬過入伍訓,回到原屬學校一定就可以享受太子般的生活。結果!......................

 

1234567890

nmlwp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