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dsf sdfsdf fggg sdfsdf fggg 

直昇機對直昇機戰鬥    本文譯自美國軍事評論雜誌

提要:直昇機正在擴散全世界各國之陸軍中。這種成長中的武器庫,包括裝配於在空戰中與其他直昇機交戰武器系統武裝直昇機在內。在主要的地區衝突中,武裝直昇機可能會構成美國陸、空軍皆來準備反制的威脅。 美國陸軍當前雖無匹敵之競爭者且在未來衝突中預期並不會遭遇大量的對抗武裝直昇機。然而當陸軍之任務自前進佈署改變為兵力投射後,此種可能性之發生已日增。武裝直昇機及武裝通用直昇機己全世界日漸普遍。 直昇機空戰將很少有一對一的格鬥。它經常涉及直昇機群攻擊其他直昇機群,慢飛固定翼飛機或無人空中載具及?弋飛彈。直昇機空戰之戰術應簡單而分權,其方式可能為正面攻擊、側背攻擊及伏擊等。
用專注的攻擊直昇機取代當前的直昇機資產武器庫之成本超過了大多數國家的財政能力。用攻勢反裝甲武器裝備通用直昇機,是一種許多國家正在採取來建立兵力的成本較低途中徑。未來的戰爭會與裝備空對空戰鬥的通用直昇機作戰是極有可能的。
壹、前言
  在1990年代聯軍空軍任「沙漠風暴作戰」(Desert Storm Operation)期間在「波灣」上空,「北約」在「波斯尼亞」上空之戰期間及對「科索沃」北約作戰期間皆享有毫無疑問的空優。儘管擁有此種壓倒性的空優,某些「伊拉克」及「塞爾維亞」軍機種實際上都不受妨礙的繼續飛行。類比飛機包括直昇機及螺旋漿推進固定翼飛機慢飛與低飛從事短時間飛行。
  雖然空中早期預警管制系統(AWACS)空用雷達實際上能偵察到任何活動物體,但飛機雷達操作員通常剔除較每小時85哩更慢運動的目標以避免追踪汽車。如此作因而也剔除了大多數慢飛的飛機,甚致即使當慢飛飛機被偵測到時,快速運動噴射機也對它沒興趣或太急迫的能在它降落及能在掩蔽之下運動以前與之交戰。即使在理想的環境中,快速運動噴射機與慢飛飛機交戰也受到很大的壓力,因為它們飛的太低,運用簡單的電子反制措施,或採取規避行動。
  在未來的衝突中,美國地面部隊可能會面臨美國空軍及美國陸軍防空部隊所未完全準備的一種新的空中威脅。裝配反戰車導引飛彈及鏈裝槍(砲)的武裝直昇機或通用直昇機會突然出現與美軍地面部隊交戰,然後消失不見。伴隨之地基防空兵力通常需要瞄準線(Lime Of Sight)來與飛機交戰。最好的瞄準線通常是在開闊地或制高點的頂端可以發現,但地基防空兵力却通常難以到達此等位置,特別是當部隊正在運動中時,地基防空兵力資產對於在困難的地形提供適當的掩護是一種挑戰。
  對抗敵人旋翼及慢速固定翼飛機的理想防空也是一種適用像攻擊直昇機相同的環境中的防空系統。此系統將擁有迅速之目標獲得、識別及不受妨礙的射界。
一種武裝直昇機或緩慢運動密接空中支援(密支)飛機(像是A-10)是對一種低空、低空速威脅的理想反制手段。類比飛機能隨時以火箭、導彈、及自動加農砲與威脅系統交戰,而且能很快的抵銷對地面部隊之威脅,因為敵對的飛機必須同時與地面部隊及攻擊它的飛機交戰。由於A-10之前途未定,是以在未來十年,美國陸軍必需訓練、裝備直昇機資產來擔任反直昇機任務。
  與陸軍之擔任旋翼空優角色有關的重大問題之一是陸軍航空與空軍資產將不得不予以同步,陸軍航空必須併入或空軍計劃作為程序中並構成其指揮與管制系統(C4I)來自美國空軍各系接收報告及警報,像是「聯合監視及目標攻擊雷達系統」(JSTAS-Joint Suweillamce And Target Attach Radae Suetem)。陸軍航空與美國空軍有一種「彼此不交談」的歷史──一種造成在1994年「提供舒適作戰」(Operation Prouide Comfort)中致的美國空軍攻擊陸軍直昇機不幸事件的壞習慣。在「科索沃」危機中,陸軍航空與空軍在難以處理的「鷹特遣部隊」(Task Force Hawk)佈署中再度證明他們不「交談」。門是向兩邊開的但事實依然是陸軍航空很少自和空軍合作中汲收到教訓,而反之亦然。
  目前,陸軍直升機並未特別裝備用於空戰,陸軍曾將短程「針刺」(Stimger)裝在某些觀測直昇機(OH-58S)上來保護「阿帕契」(Apaches)直昇機在戰鬥陣地時,但OH-58S己自武器庫中淘汰,因為它們太慢不能配合「阿帕契」及因為它們缺少用作空戰的光學裝備。斷斷續續「柯曼其」(Comamch)應該能夠擔任OH-58S的偵察任務,它是一種令人印像深刻的飛機且能夠實施空戰。某些將短程「針刺」飛彈裝到「阿帕契」上的臨時規定、戰術、技術與程序(TTP)已經完成,但卻無發展的陸軍準則,部份是因為陸軍目前沒有匹敵的競爭對手且預期在未來的衝突中不會遇到大量的敵對武裝直昇機。然而,當陸軍之任務自前進佈署改變為兵力投射時,此種可性的發生增加。武裝直昇機及武裝通用直昇機己日漸普遍全世界。在未開發的作戰區因附近無硬表面機場,美國空軍將難以提供密支及防空支援。陸軍正在發展中的快速佈署部隊又防空武器有限。可能極需陸軍航空來發展一種對抗敵人直昇機及密支飛機的空中戰鬥能力。
  然而,直昇機對直昇機戰鬥開始就像一次世界大戰中固定翼飛機空中戰鬥開始之方式差不多──對抗飛機之間的偶然相遇。這些遭遇導致使用個人隨身武器各個空中決鬥,然後使用機載武器,或任何可用的東西。在1960年代末,一架美國通用直昇機(一架UH-1C)擊落一架「北越」ANZ2「柯爾特」(Coet)雙翼飛機,「福克蘭戰爭」期間,「英國」直昇機大戰「阿根延」固定翼飛機,而「阿根延」直昇機向「英國」的「海獵鷹」(Sea Harrier)噴射機射出。依據「俄國」情報來源說,在兩伊戰爭期間(1980-1988)最低限度有53次直昇機對直昇機戰鬥的記錄。在這些戰鬥中被擊落的直昇機大部份是非武裝戰鬥支援直昇機被武裝直昇機所擊落。另外,伊朗AH-1眼鏡蛇(Cohra)直昇機曾成功的攻擊固定翼噴射機。
  新的武裝直昇機設計包括特定的空戰能力在內,而歐洲及南非各航空公司正在發展類比飛機中。雖然經濟及社會上皆有問題的俄國,實際也在專心致力於發展具有空戰能力的直昇機中。
貳、黑鯊及鱷魚直昇機之出現
  在1970年代期間俄國人發展了MI-28(北約命名為HAVOC):它在1980年代初期首次出現。擁有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300公里(KmpH)的傳統發旋翼攻擊直昇機MI-28,能夠以將近100公里的速度向後、向一傍飛行,以每秒45度盤旋轉彎,與實施像翻筋斗及突然滾轄飛行等特技。MI-29攜帶16枚「維克爾」(Viker、旋轉)式雷射導引飛彈,它每秒能飛行420公尺到最大導引射程八公里。「旋轉」有一個解發信管和一個近接信管;飛行員射之前可選擇任何一個。解發信管是用來對抗裝甲車輛;近接信管是用來對抗空中目標。MI-28也攜帶一門裝在機頭右邊的穩定2A42 30釐加農砲,可提供快速指向與射擊(Pint and Shoot )的能力。30加農砲的1000發散袋彈藥具有每秒980公尺的初期彈道速度,而且有每秒300發或900發的選擇性發射率。機頭砲塔可允許一門垂直的加農砲作+13度到-40度的位移和水平±110度的位移。此砲之有效距離將近4000公尺,依使用之彈藥而定。彈藥類型包括一種穿甲彈和一種有近接信管的爆炸燒夷彈在內,兩者均攜帶在MI-28的機頭下莢艙內。
  在1982年7月27日,KA-50「黑鯊」(Black Shark-北約命名HOKUM)作首次飛行。復式同軸主旋翼的KA-50攻擊直昇機機員一人,其最大飛行速度為每小時350公里,最高懸空4000公尺。由於KA-50無尾旋翼,所以它是極為容易操縱的而且可以突然在航行中作180度變換航向與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急遽的向橫方向運動。像MI-28一樣,KA-50也攜帶「維克爾」飛彈及在機頭砲塔中有一門穩定的2A42 30釐加農砲。
  在1980年代初,蘇俄國防部實施了一項兢賽來決定那一個設計局將生產地面部隊新武裝直昇機。說明出要求直昇機要能夠同時對地面及空中攻擊。「卡莫夫」(Kamou)設計局贏得了競賽,由於它的復式同軸、主旋翼設計是如此較具有傳統尾旋翼的MI-28更為易於操縱。而且,「卡莫夫」在結構上23釐的子彈也不能穿透。在試飛時,一門ESU23-4防砲打掉了「卡莫夫」的機尾,而「卡莫夫」仍然完成了它的任務。在1998年的一次「瑞典」陸軍飛行表演中,「卡莫夫」的得分超過了美國的「阿帕契」和法、德的「虎式」(Tiger)武裝直升機。
  KA-50改良型的KA-52(北約命名為HO-KUMB)「鱷魚」式於1996年11月問世,它具有雙座可以擔任一架C機、一架訓練機或一架載用作需要專注操作員的額外裝備。雖然有些說明和KA-50的說不同,但KA-52裝配相同的12枚「維克爾」雷射導引飛彈;480發30釐子彈;及80發80釐自由飛行火箭;「維克爾」也能夠攜帶20枚122釐自由飛行火箭以取代80釐火箭。這些「蘇俄」攻擊直昇機已顯示之武器負荷包括AA-8 Aphid 及AA-11ARCHER空對空飛彈在內。APHID之射程為十公里,而ARCHER為四十公里。因為俄國軍方正在經歷到嚴重的預算問題,以及在「高加索」進行中的衝突問題她很少採購新裝備。反之,現金吃緊的俄國國防工業正在試圖出售他們自己的裝備。「土耳其」、「中共」及「波蘭」正在認真考慮購買KA-50或KA-52以及SA-16及AA-11空對空飛彈。
  俄國軍事理論家展望未來戰爭並繼續發展直昇機對直昇機空戰所使用的理論及戰術。其他國家也在研究此一問題,但迄今為止在她的專業雜誌上所透露的討論並不如俄國人所發展的那樣。
參、武裝直昇機並非惟一的威脅
  雖然像「黑鯊魚」及「鱷魚」那樣的先進系統在未來的戰場上構成一種重大的威脅,但一種更為重大的威脅業已存在──武裝通用直昇機。在一個國防預算日減的時代,以專業攻擊直昇機取代現存直昇機資產武器庫的成本超過了大多數國家的財政能力。用攻勢防空武器裝備通用直昇機是一種很多國家正在採取來考慮建立兵力的一種成本較低線。
  直昇機裝配機槍及鏈裝火砲是全世界通用的,且在空對地及空對空任務中是非常有效的。「中共」原來將「俄國」的老式SA-7「聖杯」(Grail)空對空飛彈裝在直昇機上用於機尾交戰,而且正在以「中共」本身之QW-1「先鋒」(Vamguard)空對空飛彈提升其性能,「先鋒」之射程為四公里。「巴基斯坦」正在製告一種相同的空對空直昇機飛彈──ANEAMK2。
  在1986年「法國」將「西北機」(Mirteal)空對空飛彈裝在「羚羊」(Gayyell)直昇機上。自此之後,這種射程五公里的空優武器也被到「皇太子黑豹」(Dauphim Panther)、ALI9「曼吉斯塔」(Mamgusto)、「厄雷爾芬尼爾」(Ecureuil Femmec)、AH-64、CHS-4「魯維克」(Rooiualk)及歐洲直式機「老虎」式(Ewocopter Tiger)上。「法國」最低限度已將「西北機」出口到十七個國家。其中「南韓」己知即將把「西北機」裝到她的直昇機上;「南非」也已製造了5及8公里射程的「射水魚」(Darter)V3C及「U-射水魚」空對空飛彈並將其裝在「美洲豹」Puma)及「魯維克」直昇機上。「南非」也已製造了射程較遠的(20公里)庫克里V3A/B,並將其裝在「魯維克」直昇機上。
  由「俄國」、「埃及」、「中共」、「保加利亞」、「捷克」、「波蘭」及「南斯拉夫」製造的老式空對空SA-7,已裝到屬「阿富汗」、「安哥拉」、「貝拉魯斯」(Belarus)、「保加利亞」、「中共」、「古巴」、「喬治亞」、「印度」、「北韓」、「利比亞」、「蒙古」、「波蘭」、「俄國」、「蘇丹」、「敍利亞」、「烏克蘭」、「越南」及「南斯拉夫」所有的直昇機上。俄國人已用SA-16及SA-18空對空飛彈取代了在MI-24「母鹿」(Himd)E、MI-28「蹂躪」(Haioc)及KA-50「空談」(Cokum)直昇機上的SA-70是以在未來的會戰中將會對抗裝備空對空作戰的通用直昇機是高度可能的。
肆、直昇機空中戰鬥
  陸軍航空具有有限度的空中戰鬥準則及有限度的空對空戰鬥飛行員訓練。準備飛行員從事空對空戰鬥要花時間發展所需之技術;而且陸軍航空計劃未來的交戰大部份是在夜間。美國直昇機用於夜間飛行的裝備要遠比大多數國家好的多,是否將來的直昇機對直昇機戰鬥主要是一種白天行動或廿四小時實施呢?
  直昇機防空戰鬥空中巡邏(CAP)應該強調保能力且應該只有當威脅重大或地面部隊特別易於遭受敵對直昇機之攻擊時才開始實施。地面部當在困難地運動中時及當在攻擊佈署中時最為易受攻擊,直昇機空戰將很少有一對一的格鬥,更確定的說它經常涉及直昇機群攻擊其他直昇機且可能包括攻擊攻擊直昇機、空中突擊部隊、電子戰直昇機、無線電中繼直昇機、或運輸直昇機,直昇機空戰可能也包括攻擊其他低飛速運動固定翼飛機用於連絡、偵察、密支、或砲兵火力調整、或用以攻擊無人空中載具及巡弋飛彈,據俄國人說:直昇機空中戰鬥也可能用以擊敗敵人之偵察及突破企圖或掩護友軍。
  雖然直昇機缺少噴射機快速爬升及轉變的能力,但直昇機空戰卻與噴射機空戰很多地方一樣,像噴射戰鬥機機員一樣,直昇機機員企圖首先偵察及識別敵機,獲致高度及速度之優勢,並開始射擊,附圖一為俄國防護直昇機部隊敵人空中突擊戰鬥之範例。空中突擊部隊正在以三個群飛行;一個電子戰、C2及偵察直昇機支援群;一個武裝直昇機攻擊群;及一個運輸直昇機輸群。防衛掩護部隊對直昇機提供了跑道警戒早期預警,直昇機部隊指揮官運用跑道警戒部隊加強掩護部隊到達他認為足夠預警其餘部隊所需花費之時間的程度。指揮官將隱密的利用地形之起伏、森林及掩護地形接近空中突擊部隊,將其主力佈署於其後方及側翼,他將試圖自後方以長程空對空飛彈打擊突擊部隊。假如他喪失了奇襲或飛彈供應用盡,指揮官將迅速向前推進用自動加農砲從事近戰。空中突擊部隊試圖擺脫攻擊者並離開那個地區。高速度與運動,G力已變的接近到了可以及有限的時間顯示了空戰的特性。因此,經常最好是藉打擊另方兵力來獲得時間及有利位置同時盤旋來攻擊一個地面目標或插入一個空中突擊部隊。 
  在接近戰鬥期間,最重要是直昇機收到敵人行動或其他直昇機接近的精確及最新之資訊,這些資訊可來自目視、聲學特徵、紅外線特性、地面部隊偵察、或雷達。
  在決定飛機之存在及活動方面雷達特別重要,在「波灣」戰爭期間及「科索沃」上空之戰中,美國使用巡弋飛彈,直昇機打擊及其系統在初期來除去固定的雷達,飛機上裝的雷達不管是裝在直昇機上或AWACS上,通常要比地基雷達更為能倖存,但它們也是主要的目標,俄國的KA-31雷達直昇機能偵察到將近十二公里以內高度自5-350公尺離開地面的低飛物體,而且它的雷達能精確的決定目標之速度、身份及位置。
  。一個聯合兵種軍團已利用三架繞軌道飛行的雷達直昇機建立了一個低空雷達場。為繼續防護來自敵人的活動,它們在軍團防空主要集中地區上空盤旋飛行,它們能偵察自第一線交線到50至60公里的低飛目標。這是一個比機動地基雷達能達成的要大的很多的偵察距離,雷達報告送到軍團情報資料中心,由其傳遞到前方戰鬥管制群及直昇機著陸場,直昇機出擊來迎戰及擊敗敵人。 
  一支直昇機空中攻擊部隊的指揮及管制可能是一個國家方式的問題,俄國軍方喜歡C2集中,但因需要接受來自可能寧願自空中管制,在俄國的範例中,將不難以管制捲入與敵人交戰混成直昇機之數目。然而,利用集中管制機構卻難以影響在空對空直接交戰中之成功  為促進成功的交戰,空戰之戰術必需簡單而分權,當友軍直昇機正在自前方地區與敵人交戰時的一次正面攻擊,具有某些超過伏擊或橫向攻擊的利益,增加的接近速度減少了敵人火砲或飛彈發射的時間;掩蔽了來自攻擊飛機與第一代熱追踪飛彈所追尋的熱特徵;與呈現一個較小的目標給敵方。另外,大多數直昇機發射武器是向前發射的,所以由此種位置發射更為輕而易舉。
  雖然正面攻擊有某些明確的利益,但比較喜愛的戰術是無觀測攻擊,最佳之攻擊時間是當反裝甲部隊攻擊武裝直昇機有飛彈在空中時(不管是線導或噴射雷射),在這個節骨眼上,大部份機員喪失了他們的狀況察覺力因為他們只關心於他們的目標。減低狀況察覺可容伏擊部隊側背攻擊、交戰,然後撤出,所有的時間都停留在飛彈最大射程內,空中伏擊可造成很多的混亂,且當僚機無明顯的原因而突然爆炸因而進一步喪失狀況察覺。此種技術應該對於對抗反裝甲攻擊準則要求以一線並列攻擊隊形攻擊的直昇機部隊特別有效,因為每架直昇機甚少機動空間可規避伏擊,很多世界上的直昇機在較遠的距離看起來都是一樣的(例如AH-64阿帕契和MI-28蹂躪),因而也增加了混亂並留下了直昇機的側翼及後方暴露於更大射程飛機射擊之下。
  有限度的無線電協調可管制簡單戰術和戰鬥訓練,一旦當一次攻擊開始,協調變成了一項保護友軍側背及反制任何反擊的問題。
伍、訓練直昇機空戰
  雖然美國陸軍目前尚未訓練直昇機從事空戰,但一個姐妹軍種已在如此作。擁有建制固定翼密支飛機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對於襄固定翼飛行員來摧毀對方的直昇機並不滿意。她瞭解對一架攻擊直昇機的最佳反制是另一架攻擊直昇機,利用固定翼空戰戰術作為一個起點,海軍陸戰隊已為直昇機用於空中戰鬥發展了準則、武器、戰術與程序,美國海軍陸戰隊「眼鏡蛇」(Cohra)直昇機在靠近「亞利桑那由馬陸戰隊航空武器及戰術第一中隊」(Marime A Viatiam Weapaone and Tactics Squadron-One Near Yuma Arijona )沙漠地區的空接受挑戰,她的主要空戰直昇機AH-1W「貝爾超級眼鏡蛇」能攜帶兩枚AIM-9飛彈或使用「獄火」(Hellfire)及「拖式」飛彈,以及用眼鏡蛇的「眼鏡蛇」20釐加農砲及鋼矛彈頭2.75吋火箭從事空中戰鬥。
  「陸戰隊航空武器及戰第一中隊」目前每年實施兩次武器及戰術教官班隊訓練,在此期間陸戰隊直昇機機員學習額外的空戰技術,這種為時六週的班隊強調節省時間及避免含糊命令的空戰術語,該班隊也花費相當的時間教授飛機識別、距離判斷及作戰訓練,大多數訓練之想定狀況為兩個直昇機團隊之一部以遭遇交戰來實施,該班隊教授直昇機對直昇機與直昇機對固定翼會戰如何倖存。
  在一次空中決鬥中深入瞭解航空動力學的智識對於生存是為重要的。空勤人員必須深入瞭解他自己的飛機及武器之能力以 及其敵人之各種能力。迎面攻擊是危險的,但假如對手之直昇機馬力較小、武器射程、戰術訓練、或機動性能較差,則可能就不會如此,在空戰訓練期間,空勤人員開始擬定一個對抗特定威脅的計劃,然後在機棚內地面上利用1:72比尺的桿裝飛機模型排練他的計劃。排練測試計劃的對交戰之立體機何學,空勤人員復誦所需之戰術無線電呼叫以協調戰鬥,排練也協助識別及解決計劃中之問題,然後空勤人員飛行對抗中隊之假想敵兵力練習其計劃。在演習之後,重複實施桿裝飛機模型排練以鑑定何者是成功的及什麼是失敗的。
  空勤人員探討技術是該班隊的重要一部份,因為「眼鏡蛇」直昇機缺少機裝雷達,所以空勤人員必須實際看到威脅,空勤人員不得不學習如何作360度的搜索,尋找廢氣煙霧、籠罩的閃光、陰影及對比的形像等,避免被偵察是另外一種必需的,航路選擇、變換空速、限制電子通信、減少陰影、避免機翼閃光、與運用偽裝協助直昇機隱蔽。
  直昇機一旦遭遇空中敵人,飛行員必須決定是與之交戰或避免交戰,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對空勤人員提出了各種不同的想定狀況(後半球攻擊、前半球攻擊及橫向攻擊),並讓他們練習各種不同的標準戰鬥練習。每次出擊也致力於以一部份從事以任務為主的攻擊,以測驗空勤人員實施連同其所指定的任務空戰的能力。
  美國海軍陸戰隊並不認為直昇機是一種專注的防空載台:更正確的說,空戰是一種必要的或銘著內心的任務,當執行或實施一項主要任務時可能會發生,而且應該是一位有經驗飛行員的能力之一部份。因此,美國海軍陸戰隊提供了讓「超級眼鏡蛇」來與敵對航空遭遇及對抗的準則、訓練及武器系統。
陸、結論
  世界不是靜止的,而且美國也不能永遠在軍事方面據有優越的地位,陸軍當然將不會永遠在準備的戰區戰鬥,是以她必需預先準備改變。在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固定翼飛機空戰是在它的搖籃期,但它發展的很迅速。現在,旋翼機空戰是在它的搖籃期,但它現在發展的動量即將來臨。兵力投射通過廣大距離意味著美國陸軍與空軍之間的傳統關係可能會改變。陸軍可能不得不作的更多一些來擺脫敵人之干擾,如此作的方法之一是用自己的直昇機準備擊敗敵人的直昇機。
  陸軍將不會自空軍接管空優作戰,但她可透過直昇機及地基飛機之防空補助此種努力,陸軍直昇機能保護本身及地面部隊,有經驗的直昇機飛行員將飛行防空任務作為他們正常任務的一種補充任務。直昇機防空戰鬥空中巡邏在前進或近接戰鬥期間可能是必需的,但如此作並不必是一種需要專注防空直昇機全時間的努力。
  發展陸軍空戰之能力將需花費時間與努力,準則應該指導此種努力繼之為適應與獲得所需之各種硬體。未來直昇機之設計應該要考慮空戰、機艙人體工學及裝甲、特種保修需要、及可能抗G衣之需求,一個良好的開始地點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已研究此種能力有名的「亞利桑那州由馬」。
譯者簡介:蔣仁符,陸軍官校,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排、連、營長,特戰總隊大隊長,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教官,現兼職翻譯工作。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yahoo facebook google msn
創作者介紹

nmlwpnlt的部落格

nmlwp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