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gdf dfg fggg sdfsdf dfgfg 

戰略轉型太快 軍官戰精教育追不上    作者:陳東龍
在國軍「精實案」的大幅改制下,過去的軍事準則已經落伍而不切實際,但國軍部隊現有的準則依據,卻只有少部分做了修訂。換言之,裝備了現代化武器的台灣部隊,絕大都數都還是按照30年前的作戰準則做訓練。國軍在「精進案」的政策下,戰略編裝轉型實在太快,反而讓中高層軍官的戰精教育跟不上。
這個問題,其實早在羅本立上將擔任參謀總長時代就已經講過,但經過這些年,國軍部隊的指揮官還是沒有一套合於現有編制的準則,很多指揮官還是抱持「有什麼打什麼」的觀念。
且就世界先進國家對軍事武力所進行的「軍事事務革命」來說,無疑的,台灣還是在原地踏步的階段,因為不管是「精實案」,或是下一個階段裁員更多的「精進案」,國軍的軍制仍然是在「量」與「編制」上做文章,根本就沒有做「質」的改變。
就軍制上「量」的改變來說,嚴格而言仍然不能算是合於「軍事事務革命」的。因為「精實案」的裁撤依據,軍事高司單位竟是以「績效」來決定單位的裁或不裁,而不是依據單位的任務狀況。所以台灣的「精實案」,距離台灣軍隊真正邁向一個新的時代,仍然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相當值得深思的是,當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在內都全力進行「軍事事務革命」,反觀我國軍方在研擬戰術戰法卻仍然停留在「套用」過去的準則。當其他國家的軍事組織都將類似「準則發展司令部」提升至相當高的位階時,我國的「精實案」卻把這個單位列為中將編階的「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司令部」。
由於一般擔任這個司令部的司令都有準備待退的意味,所以就時常會有人打趣的將這的單位的簡稱「教準部」倒過來唸,而成為「不准叫」,用以諷刺擔任這個職務的待退中將。
所以,台灣如果想要一步步達到「軍事事務革命」的階段,首先就要從軍隊質的改變來著手。質的改變,當然首先就要由軍事教育與軍事訓練著手,尤其是在軍事教育方面,更是目前台灣軍事教育相當值得檢討的一環。
反觀中國,為了要將整個解放軍體質有本錢繼續走下去,中國國防部早於6年前就強迫基層軍官要研讀各種有關「軍事事務革命」的書籍,其中不乏原文書,藉此同時篩選本質較好的優秀軍官。
而且,中共的下一階段建軍,就是要籌建一支「打什麼有什麼」的高戰力「拳頭部隊」。
當我們都在說中國軍隊的「質」不如我們之時,其實台灣的軍人也沒有大幅進步,很多軍官還是按照過去「有什麼打什麼」的老觀念。在軍事素養上還停留在「面對面打硬仗、比看誰的子彈多」的觀念。
以空軍來說,妥善率最高的國產IDF戰機,空軍在每一次的任務檢討中都完全排斥原生產廠「漢翔公司」的參與,甚至當戰機出了故障、迫降甚至墜毀時,也都不讓生產廠的工程人員參與調查。
但是當空軍的F-16戰機或幻象2000戰機墜毀時,空軍第一的動作就是趕快找美國的洛克希德.馬丁或法國的達騷公司前來調查。空軍對外國人所表現的「誠意」,連戰機的戰術機密都願意坦然公開。
此外,空軍也完全不讓「漢翔公司」的試飛員接觸部隊的「IDF戰機飛行教範」,這種連原生產廠的試飛員都不准看飛行教範的情況,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的空軍。這對戰力的提升完全是負因。
在海軍方面,很多高級將領還因為美國方面有意出售「神盾」級飛彈驅逐艦而雀躍不已,但這種軍事交易並不是短期內可移交完畢,只有少數幾位真正瞭解「軍事事務革命」真諦的將領,才知道當這種高價位武器到台灣之後,其實早就成了落伍裝備。
何況,要養這些高科技的軍事精品,每一年的預算都至少百億,而當這些國寶級的戰具出航時,又需要許多軍艦隨之護航或掩護,就操作成本與作戰效益來說,實在需要更進一步的檢討。
尤其是,新武器就要有新準則,台灣軍方的準則修訂單位能有足夠的能力,在趕在成軍前送交操作人員的手上嗎?
台灣軍隊的「軍隊事務革命」,如果沒有針對人員素質這個「質」的一環著手,繼續「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想要改善軍隊的體質,想必也是原地踏步。如今面對「精進案」,軍事人員的「質」要如何提升,也都是各級領導人員爭相研的目標,但如何要既能固本又能治標,仍是一個未知數。
尤其是,政權輪替後,長年受到國民黨洗腦教育的中高層軍官,至今仍將對民進黨的排斥視為一種「氣節」,間接影響國軍部隊的向心及鬥志,這種結構性問題,值得深思。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yahoo facebook google msn
創作者介紹

nmlwpnlt的部落格

nmlwp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