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ggg dfg fdgdf sdfsdf dfgfg 

絕望的笑容
小倩娘親在事發後一小時始得悉意外,倉惶地趕赴醫院,向醫生護士追問情況:「醫生!醫生!我是小倩的娘!我的女兒怎樣?」「病人面部有九成地方的皮膚組織遭受嚴重燙傷及割傷,情況危殆,已送入深切治療部。」「醫生!無論如何你都要救回我女兒的性命啊!」言猶在耳,警務人員欲了解意外起因,遂邀請小倩娘親接受問話。由於創面覆蓋整張顏面,不宜包紮,院方遂採用暴露療法,在隔離病房內將小倩的創面直接暴露在清潔、不利細菌滋生的乾熱空氣中。創面不加上任何敷料覆蓋,讓滲出物與壞死的皮膚組織迅速形成一層乾痂,作為一層保護性屏障,痂下創面可不受細菌感染。醫護人員按時檢查小倩的創面,清除創面的滲出液與水泡。傷後第十天,院方為小倩施手術去除壞死組織,繼而植皮。由於創面範圍大,院方實施分區植皮,依次是額、眼、鼻、上唇、面頰與頦,而為免小倩嘴嚼時影響植皮區的固定,手術後更予以鼻飼。小倩娘親透過玻璃看見女兒這樣痛苦,傷心到不得了。傷後第四十二天,小倩第一次照鏡,幾乎不敢面對自己的容貌。原本如胭脂紅美麗的臉蛋,長滿了淺紅色的增生性疤痕,疤痕表面出現粗細不一的毛細血管,還有因疤痕攣縮所引致的眼瞼外翻、嘴唇內翻、鼻塌、耳廓畸形,不但怵目驚心,更嚴重影響她的五官功能。 小倩出院後一直躲家,日常連照鏡子也不敢。娘親怕她觸物傷情,將她的舊照全部收起。奈何此舉治標不治本,小倩只要合上眼,腦海內隨即浮現那張可怖的顏面。一想及此,她的雙眼隨即猛地睜大,然後她會誠惶誠恐的去照鏡子,希望腦海內的現象是幻覺,可是每次都落得失望收場。她為這張容貌不快樂,經常都偷偷泣成淚人,其中一次被娘親發現。「小倩,妳恨透我這個娘親嗎?」娘親痛心問。 小倩搖了搖頭,卻依然哭哭啼啼。娘親不禁擁住小倩,道:「雙親不會讓妳做足一輩子醜小鴨的,只要有足夠的金錢,雙親一定找最好的整容師為妳整容,要妳較所有其他女孩子漂亮!相信娘?」小倩默然點了頭。「陪娘一起外出?」小倩勉勉強強的點了頭。娘親要小倩鼓起勇氣做人。小倩並非作奸犯科,行得正立得正,哪裏有不可見人之處?於是,小倩在娘親的鼓勵下,鼓起勇氣,在人前解下面紗。起初不禁有點心悸,難敵世俗眼光,總覺得路人將她看成園林內的稀奇動物。乘坐交通工具時,沒有人敢坐在她的旁邊,然而她相信一切是可以習慣的。小倩輟學兩個學年,復學後重讀小學五年級。校方要她的近照,娘親迫不得已帶小倩走進影樓拍照。面對鏡頭,小倩頓覺渾身不自在,照相師向她那般要求:「面向鏡頭,笑。笑啦!咧嘴──笑!」小倩只好強顏一笑,奈何笑容是生硬的。好不容易才拍了一張,照相師似是存心刁難小倩,要多拍一張:「面向鏡頭──笑!笑啦!面向鏡頭──笑!」照相師其後背著顧客內心咕嚕:「拍了這一張鬼樣,非一洗照相機的鏡頭不可!」娘親稍後帶著小倩到街市,只顧買菜的她,回頭發現小倩不見了!東張西望,發現小倩在不遠的公共廢紙箱前蹲著,盯著一具遭拋棄的洋娃娃,心有所思。娘親大惑不解,在女兒的身邊蹲下來問:「洋娃娃有什麼好看?」小倩因唇內翻發音不準,說話斷斷續續:「洋…娃娃只不過是…陳舊一些,也得遭人…拋棄──」娘親聽出小倩此言含意很深,忙道:「噢!妳想到哪裏去?雙親不會因為妳的容貌而不拋棄妳的!有足夠的金錢後,雙親一定找最好的整容醫生為妳整容。相信娘?」小倩又點了點頭。小倩重返校園。班主任向全班同學介紹她:「今天來了一位新同學,叫小倩,大家以後要相親相愛,知道麼?」「知道!」學生都雀躍地答,期待新同學的出現。班主任隨即引進小倩。首天上學,小倩穿上整潔的校服,剪了個垂髫,期望獲得新同學的接受。可是,眾同學當發現她的容貌不對勁後,紛紛對其印象大打折扣。班主任安排小倩坐在班長的旁邊,不料連身為模範學生的班長都舉手嚷道:「老師!我要換位!」一聽之下,小倩即時感到心痛和難過。由於不被同學接受,班主任只好安排小倩坐在班房一角,偏離其他同學,像一塊飄離大陸的小荒島。學校生活不好過,小倩無時無刻都是孤伶伶地獨來獨往,沒有同學願意跟她談笑、嬉戲、溫習。「跳…繩!我都…懂,不如我們…一起…玩?」小倩主動提出。「我們不會跟妳玩的!醜八怪,妳有什麼資格跟我們一起玩遊戲?」縱然遭受同學的排斥,然而在老師們眼中,小倩絕對是一個好學生,勤奮用功,純品有禮,終期考試還捧走了第一名,招來同學妒忌,埋下禍根。原班升上六年級,學生隨年漸長,思想漸趨發達,佻皮到不得了。一次在女廁內夾擊小倩,將膠喉的一端插入她的校服內,灌濕她的上身,又將膠喉插入她的校裙內,灌濕她的下身。直至校工走來,她們一個個才雞飛狗走,留下小倩與那條不斷噴水的膠喉。事後班主任問起,小倩都沒有控告誰。但小倩的好心卻得不到她們的感謝,反而變本加厲。一次下課,眾人乘小倩不察覺,竟將她關在班房。小倩呼救無援,最後嘗試越窗爬出班房,不料失足由一樓跌下平台,跌斷了腳。小倩娘親有見學校照顧學生不周,決定讓小倩輟學,改以自修形式參加升中派位試。小倩的家境並不富裕,一家三口擠於廉租屋,娘親替人縫衣,父親早年行船,一年半前中風,導致下半身癱瘓,不能工作,生活擔子落在娘親一人的身上。捉襟見肘,哪裏有足夠的金錢聘請最好的整容師?小倩知道娘親一直托之空言。小倩體諒雙親的苦況,沒有半點怨言。事隔四年,小倩學會面對,況且她是憑良心做人,非靠面目,只要待人熱誠,始終受人尊重。不知道是小倩想得世事太完美,還是現實真的太殘酷,小倩去當義工,照顧小童,嚇得他們嚎啕大哭;去照顧老人,又不受他們禮遇;即使在街上賣旗籌款,路人也避之則吉,恐防被她抓去見閻羅王似的。小倩以為真情可以打動無知,時間可以紓緩敏感,然而事實看似不可能,完美往往毀於真相。 一個中午,小倩正用心溫習,冷不防父親突然從後觸摸她的纖腰。小倩嚇了一跳,回身一望,竟見輪椅上的父親下體裸露!「父親!你幹什麼?」小倩失聲問。「小倩!妳既然沒有一點用,不如幫一幫父親!父親整天在輪椅上,苦悶不堪!妳就當盡點孝幫一幫父親,好麼?我快受不住呀!」父親抱痛叫道,跟女兒爭持不下,不慎連人帶輪椅翻倒,剛巧小倩娘親回來,更加愧汗無地。 一看之下,娘親勃然大怒:「死老頭!不穿褲子搞什麼?」「我…我──」父親有口難言,轉向小倩。小倩驚魂甫定,忙解釋:「娘,父親想去…小便。」「去小便?」娘親將信將疑,隨即摻扶另一半到輪椅上,沒好氣但又挺關心的問:「可有跌傷呀?小心點嘛!明知自己半身不遂,一旦跌至連上半身都癱瘓,屆時我沒法子照顧你呀!」「壓得那話兒有點痛──」父親抱憾道。 「可要搽油?」「妳幫我搽印度神油麼?」「印你個頭印度神油!唯老不尊!」小倩娘親不客氣的在另一半的頭上一拍,氣沖沖的推了輪椅開去。其實小倩年屆十四,進入發育時期,身體起了變化,對兩性已甚好奇。平日看見外面的男女成雙成對,卿卿我我,她都羨慕不已,渴望親歷其境。無奈落地喊三聲、好醜命生成,像她那模樣,結交尚且艱難,何況談情說愛?因此,縱然對鄰裏一男孩子有好感,小倩都不敢主動接觸他,怕最終換回悲痛。 然而世事往往出人意表的。一天,小倩買報紙時,發現那男孩子在冷巷內遭一頭惡犬騷擾﹝卻其實是那男孩騷擾那頭惡犬在先﹞,立刻呼嘯而至,聲色俱厲,嚇退惡犬,救了男孩子一命。男孩子有驚無險,忙道謝:「多謝妳救了我!我叫小草。」「我叫…小倩。」小倩害羞起來。「妳救了我,便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如我們此後成為朋友?」「好呀!一言為定!」小倩求之不得,豎起手指尾,小草連隨鉤上尾指。鉤過尾指後,誰負義誰便要掉大牙!可惜這段友誼只維持七天,原因來自小草。每當二人外出時,路人必以驚訝的眼光打量他們,小草頓覺受到白眼,很不舒服。一次,小倩不慎跌倒,小草居然袖手旁觀,裝作不認識她,小倩為此很不開心。「小草,你是…否嫌…棄我這個朋友?」「不如我們以後不要再見了。」小草倒說得輕鬆,可憐的小倩連唯一的朋友都失去,所受的打擊是何等之大,小倩因而嚎哭七日七夜。 此際,小倩望著那碗青紅蘿蔔湯,六年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同樣以真材實料炮製的青紅蘿蔔湯,香氣撲鼻,唯一不同是這湯水是小倩親自下廚炮製的。娘親在她十五歲那年不幸病逝,剩下她與父親相依為命,生活捉襟見肘。「父…親,吃飯了。」父親嚥了兩口飯,再嚥不下,小倩忙問:「菜式不合胃…口麼?我去蒸一小尊…腐…乳給你?」「不用了──」父親歎了一口氣,續道:「小倩,妳也這麼大,可有想過自己的將來?」小倩臉色一沉,容貌倍顯得陰森恐怖,忙問:「因何提起這種事?」「父親膽心妳啊!妳娘早逝,剩下妳跟父親相依為命。父親這把年紀體弱多病,一定較妳去得早,屆時剩下妳孤伶伶一個,父親不放心。」父親傷感的道,眼淚盈眶。「我會以自…修生資…格報考公開試,考取好…成績。」「唉!小倩,妳別想得這個世界太美好,現實殘酷呀!說得難聽點,以妳的樣貌,即使給妳考取一個狀元,亦難有公司願意僱用妳;即使妳行乞,亦難有路人施捨金錢予妳。還有妳的終身大事,妳總不可以一輩子獨身呀!」父親哀怨道「那麼父…親想我…怎…樣?」小倩神色不悅。父親默然了一會,才道:「父親從朋友口中得悉,內地有位五、六十歲的盲翁,有田有地,盼有位女子為他繼後香燈。妳服侍他十年八載,待他百年歸老後,妳便是所有遺產的繼承人。屆時妳有田有地,生活無憂──」小倩聽到這裏,更不高興。「至於父親──」父親頓了一頓,續道:「妳不在港的日子,父親會入住老人院,待妳衣錦回港後,來老人院接父親出去!父親期待享福呀!」有見小倩抿嘴不語,父親加緊游說:「機會難逢,妳不把握良機,內地不少農村姑娘爭相嫁給他呀!妳認真考慮一下,但不要考慮得太久,始終機會難逢呀!妳別怪父親狠心,好像想將妳賣掉,父親都是為妳好。切肉不離皮,難道父親忍心跟妳分開嗎?」「你…慢用。」小倩心裏淚湧,惝然回到睡房。小倩頹然提起鏡子一照樣子,唇內翻影響恆齒發育,造成齒倒生,瞼外翻使雙眼球凸出眶外,還有漸變為紫紅色的增生性疤痕,交織成一張駭人的鬼臉。小倩自我怨恨透,霎眼看見鏡子出現裂痕,其眼耳口鼻四分五裂!小倩猛地一怔,定睛再看,方發覺那些裂痕全是幻覺。裂痕不在鏡子上,而是印在她的心上,小倩的心鏡有裂痕。經過三日三夜的苦思,小倩終於答應了。事不宜遲,父親立刻聯絡一鄉親,安排車子載小倩北上,直達那老翁的家為止,還為小倩準備一點嫁妝。他本身卻因不良於行而沒法同行。起行前夕,小倩炮製了父親生平最喜愛的菜式,以盡最後孝道,令父親驚喜交雜,感觸落淚。小倩為他夾菜,夾得一碗滿,他都來不及嚥下,離愁別緒充塞喉頭,叫他沒有面目面對,偏頭擤鼻水。「父親,別難過,雖然…我嫁…上內地,但我會經…常寫信給你,每逢過時過節,我都會回來探望你。」「小倩,上面的生活不易捱──」父親痛心道,悲傷看似淋漓無盡。「不…見得呢!五、六十歲的老翁,又是瞎子,有多難…服侍呢?何況他有田有地,我…嫁給他後不愁…衣食。父親不是向女兒…千叮萬…囑,機會難逢嗎?試問天…下間哪個父親想自己的女兒婚後捱苦呢?父親不用這般愁…眉苦…臉啊!」父親長歎一聲,吞下一點淚水,道:「妳此行真是不後悔?」「是我自…願的,不後…悔。父親都是為我好。」語畢,小倩來到供奉先母靈位的神檯前,合掌誠然道:「娘!明天女…兒出…嫁啦,不可以常伴妳和父親的左右,請恕…女兒不…孝。娘!女…兒答應妳,女兒…一有空,便會回港探…望妳。」父親聞之心酸,悲從中來,衝口而出:「不如妳不要出嫁──」父親突然住口,看見小倩盯著自己,只好頹然道:「父親捨不得妳。」其實內地哪裏有五、六十歲、有田有地的盲翁?父親其實用心不良,想將小倩賣給內地的非法組織,取其內臟去售賣!即是叫小倩去送死!自從小倩娘親去世後,父親便日夕擔心女兒終有一天棄他而去,加上他曾企圖侵犯女兒,就更怕她藉此報復。遂把心一橫,用親生女兒的性命去換取一筆可觀的報酬!父親似是良心發現,整晚坐立不安,偷偷在電話內向那鄉親透露心聲,以求一點慰藉,說話卻被小倩在門後偷聽到!得悉父親的腹中鱗甲後,小倩心如刀割,傷痛無以復加。房門給她有意無意推開多一點,讓大廳的光線照了進來。父親驚覺到背後有人,猛地回頭,看見了小倩!父親來不及開口,小倩哀怨的聲音已響起:「父!你…竟然這般對…待你的女兒?」在父親的耳中所聽,這句話有若雷響。「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小倩內心絞痛欲裂,淚水橫流,突然朝門口的方向跑去。「小倩!」父親欲阻止女兒離家出走,奈何輪椅的速度不及她的步伐,給她奪門離去!小倩衝出馬路,冷不防一輛客貨車急速駛至,「砰」的一聲,小倩魂斷輪下!父親頹然打理小倩的遺物時,發現她的日記,其中記下她畢生最愛喝的湯水,正是先母一手炮製的青紅蘿蔔湯。此外,還有以下一則簡短的回憶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彌天大罪,上天要這樣嚴懲我?從我十歲開始,我便失去歡樂,我不會笑,也莫要我笑,因我笑得絕不好看。我走在街上,所有人都用奇異的眼光打量我,令我感到很難受。猩猩的樣子也醜陋,都有人願意跟牠結交,小孩子都愛看牠,逗牠笑,而我是人,卻受到連猩猩也不如的對待,蒼天真是太殘忍!我不喜歡孤伶伶的感覺,想過死,尤其在娘親逝世後,世上再沒有人待我好。我本想跟我娘一同離去,但我還有一個半身不遂的父親,我不能捨他而去。他畢竟是我的父親,生我出來,養育我。無論如何辛苦,我都要照顧他直至終老。全能的天父啊!你掠走我此生的,來世一定要盡還我!』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好站連結:http://blog.yam.com/hneyis





nmlwp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