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gg sddsf fdgdf dfgfg fggg 

街頭鬥犬-街頭混一年,勝讀三年書!
街頭鬥犬-街頭混一年,勝讀三年書!從宜蘭食品發跡,到中國大陸發揚光大,再到新加坡上市。旺旺控股董事長蔡衍明,從街頭培養出敏銳生意嗅覺與智慧,開拓出世界第一大米果集團版圖,締造個人二百五十五億身價的旺旺傳奇。 文●吳修辰 研究員●楊少強 八月十八日,上海虹橋機場停機坪上,停著一架大紅色的灣流G200型私人飛機,機身上畫有可愛旺仔圖像,這架要價新台幣八億四千萬元的飛機,主人是旺旺控股董事長蔡衍明。他,也是中國第一個擁有私人飛機的台商。 只有國中文憑,操一口流利台語,今年名列《富比世》港澳台四十大富豪 今年五十歲的蔡衍明,高中沒畢業,操著一口流利的台語,不到二十歲就當上少年總經理,從宜蘭發跡,而後闖蕩大陸市場,再到新加坡上市,徒手打造出旺旺王國。 今年的《富比世》〈港澳台四十大富豪榜〉中,他名列第三十七名,身價高達新台幣二百五十五億元。 攤開他的中國版圖,工廠遍布二十六省、自治區及直轄市,超過一百一十座工廠。他的集團被稱為「世界米龍」,一年用掉二十四萬噸稻米,年產四百八十億片旺旺仙貝,若將其一片片連接起來,可繞行地球一百二十圈,不僅如此,它還跨足糖果、飲料、冰品等三百種食品,去年營收超過二百二十六億元,是中國第一大休閒食品集團。 二十八年前,蔡衍明二十二歲,連會計帳本都看不懂,將父親投資的事業虧了一億元,被瞧不起,壓力大到差點攜子自殺,如今,他卻成為百億富豪。 他,不是太平紳士,而是亂世梟雄。 走進旺旺集團上海總部,兩隻三米八高的狼犬銅像,聳立在大門口。一抬頭,旺旺集團的相關食品照片布滿天花板,挑高超過八米的大廳,迎面的超大液晶螢幕,氣派十足。 坐上電梯,抵達十五樓蔡衍明的辦公室,電梯門一打開,另一個挑高八米的空間映入眼簾,地下貼著用黑、白色拼貼出來的世界地圖。再一抬頭,則看到兩個大紅燈籠高掛,左、右兩邊寫著公司訓條,中間則掛著一幅七米高的波士頓犬油畫。這是他特別請人花了五個月時間,花了數百萬元才完成的巨型油畫。它是黑皮(Happy),蔡衍明小時的寵物,眼睛炯炯有神。「黑皮很像我,」蔡衍明說,黑皮很有自信,也很敢鬥,「從小就找比牠大的狗相咬,牠專找大隻的,不找小的,有兩次被咬得送進醫院。但每次從醫院回來,牠還是要找大隻的(咬)。」每次看到畫,蔡衍明彷彿看到自己。 迪化街有錢子弟,二十歲當總經理,卻在一年內賠掉一億,差點自殺 那時他十九歲,父親接下朋友的宜蘭食品股權,卻沒有時間經營。蔡衍明自告奮勇,開著福特雅士車,拿著公司印鑑,一個人從台北到宜蘭食品上班,二十歲當起總經理。當時,宜蘭食品是魚罐頭工廠。 這期間,他雖沒有積極介入公司經營,卻拚命的動腦筋想賺錢。他決定將宜蘭食品由外銷加工廠,轉型為內銷品牌商,第一仗就是推出浪味魷魚絲。他花大錢請廣告公司打廣告、庫存過多,一年下來竟然賠了一億多,不僅賠光資本額,家族還要再貼錢挹注。 他賠掉一億多!這筆錢,當時可以買下近七百戶台北市公寓。沉重的財務壓力,被周遭人看不起,從小自信過人的蔡衍明,壓力大到交感神經、副交感神經失調,而得了昔日被稱為「婦女病」的憂鬱症。 一堂失敗課,讓他剔透人性,嗅到米果商機,借錢東山再起 也因為沒有退路,逼出了蔡衍明的街頭鬥犬性格。他到處籌錢,打算東山再起。 當時,他看好台灣稻米過剩,從事日本米果生意有賺錢的機會,因此找上日本前三大米果廠之一的岩塚製,台灣、日本兩頭跑,來回花了兩年,才拿到技術合作。蔡衍明一取得米果技術後,立刻發揮街頭性格,在台灣市場快速崛起,站穩腳跟。 但公司持續擴大規模,則奠基於兩大戰役。 把旺旺與「拜拜」連結,打響名號,為追求刺激,帶著街頭性格闖大陸 第一次戰役,是二十三年前的台灣。當時,蔡衍明幫別人代工米果,利潤很高,但聽到有人將推出自有品牌可口賓賓米果後,他硬是搶在前半個月,以較低價格推出旺旺仙貝。他更把旺旺仙貝的吉祥名字,與拜拜市場連結,因而笑稱自己是「靠鬼神在討生活的人」,因為「初一十五就是旺旺賺大錢的時候!」 快速的行銷戰略,蔡衍明一下就稱霸台灣米果八五%市場,統一、義美等則退出戰場。 然而,將版圖移至大陸,對他卻是最重要的一步棋。 盧正昕說,九○年代初期的中國還是一個封閉國度,就連上海的台商也少,但蔡衍明居然一跑,就跑到中國內陸省分的湖南長沙,還是長沙第一家外商,「這種大膽決策,也只有蔡衍明這種有strreet sense的人才敢去。」 為逼退對手,他發動割喉戰,把每公斤售價從五十元殺到五元 第二次戰役,發生在一九九四年,當時旺旺是中國第一家米果生產商,銷售出奇的好,湖南長沙廠投產第一年就賺了四‧五個資本額。 這份好成績,吸引了眾多競爭者,不僅康師傅決定跟進,就連中國大陸本地也出現兩百多家小廠紛紛跳進市場。競爭,讓米果售價從一公斤人民幣五十元掉到一公斤三十元。 「除根之後,才好做!」蔡衍明發動割喉策略,他推出四個副品牌的低價米果應戰,並將價格一口氣殺到一公斤人民幣五元。而米果生產設備一條就要近上千萬美元,但為了全面阻絕敵人,他砸下三千萬美元,將生產線一口氣擴充到十條線。 對員工很阿莎力,靠老臣治天下,主張學歷無用,兒子高中畢業就跟著他 不過,酷愛產品創新與行銷的蔡衍明,生性不喜歡管工廠,他在大陸的一百多家工廠,去過的不到一半。因此,要「治天下」,得靠一群長期跟他打天下的老幹部。 這方面則有賴於他的剔透人性。蔡衍明對員工向來大方。三十年前,他在宜蘭食品時,就讓員工入股分紅,而且一半股份由蔡衍明埋單,另一半才由員工自己出錢。一九九五年,旺旺控股成立時,蔡衍明又讓員工認股,當年跟著蔡衍明打天下的老臣,均已成億萬富翁。 因為剔透人性,手握旺旺米果技術的二十九年老臣廖清圳等人、技術授權的岩塚製社長,三十年來,都沒有離開過他。蔡衍明更將當時授權給他的日商社長尊稱為「事業上的父親」,其手中握有五%的旺旺股份,如今價值高達三十一億元。 蔡衍明在街頭成長,他如今的成功,讓他更加相信「學歷無用」。對兒子,他也貫徹這原則,每個兒子十八歲後就不再升學。他笑說:「這是己所欲,施於人。」 但這樣,豈不剝奪孩子受教權?「學校老師永遠有,我這個老師不是永遠有!」蔡衍明操著台語,自信的說。同理,蔡衍明用人,並不講求學歷。「念書能學幾分?」他說,「學歷高的人比較沒穩定性,學歷低的比較會確實認識自己!」 食品業進入賺管理財時代,過於人治,缺乏制度將面臨轉型 如今,大陸食品業的競爭,也進入賺管理財的時代。過去的旺旺,過於人治,缺乏制度。蔡衍明不諱言,「我不是一個好的管理者。」他給自己訂下五年的轉型時間表,講這話時,他眼睛又閃著跟黑皮一樣的亮光。戰鬥,讓他渾身帶勁。 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指出:「現在的商業世界就像西部的開拓時代,大家都在新經濟催生出來的新大陸上競相開拓。這種混亂的時代最需要的,並非目前為止學校所培育出來的那種學院派營生者(academic smart)。而是能在現實環境中獨立思考、自己為沒有答案的問題找到答案的街頭營生者(street smart)。」中國,無疑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塊經濟新大陸,而蔡衍明也是在這塊大陸上迸發出他街頭營生者的能量。



商業周刊電子報2006/08/21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好站連結:http://tw.myblog.yahoo.com/carterag572031

nmlwpn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